隣の又君

【DRRR!!】[4213]夕日归处

#大正paro


走进约定的酒馆,岸谷新罗没怎么费神就找到了学生时代的同窗兼好友。

虽说此前已久未联系,但那人的氛围新罗是无论如何不会辨识不出的,更何况,此时对方就倚坐在彼此都熟悉的位子,一条小臂支在木制吧台上,擎着腮帮子百无聊赖地翻着本杂志。新罗在走近的同时歪了下头脱了帽子,在友人略显局促的漠视中拉过了紧邻的高脚凳落了座。


“在看什么呢,折原君?”


“喏,这个。”暗红色的目光跟随着手指下压着的同人志让折原临也一并递了过去,熟稔的语气和姿态,让人不禁觉得他适才显露出的那点不自然不过是暑热中浮现出的幻觉。


“《新思潮》吗,真是怀念啊。”新罗伸手夹起纸页...

【DRRR!!】[4213]空调和棒冰和他们的日常

故事始于他们家卧室里的那台空调。


光洁的长方体机壳泛着点光,白惨惨地挂在靠近天花板的墙面上,市面上千篇一律的流水线式设计怎么看都与房间颇有格调的装潢很不搭调。房屋的其中一位男主人因此一度十分上火,以至于从最初注意到它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坚持说要让电器公司的人把这台送错了住户的机器拆走。可是后来,由于这间屋子里总是充斥着不足为外人所见的场景,而两位屋主人平日里的工作也算不上清闲,于是原本预定好的时间也一拖再拖,久而久之,请人换机的事情也就无疾而终。


——直到,这年夏天。


时值盛夏,屋外燥热的蝉鸣一声声地扣响厚且透亮的窗玻璃,正午的阳光跃过窗棂刚才溜进室内,...

【DRRR!!】[4213]B K S J

池袋。


「那,离婚好了。」


手机屏幕被唤醒的那一刻,昨晚直到稀里糊涂地睡过去都没有等到的回复,就这么径直地跃入了眼帘。


平和岛静雄放下握了一整夜变得发烫的手机,对着稍显凌乱的卧室一隅放空了一会儿,这才逐渐记起了自己似乎是在和那人吵架的现实。


意识逐渐清晰起来,记忆从作为导火索的鸡毛蒜皮的琐事一路倍速播放,直到演变成如今的两地分居,最后归位的,是近来代替那人陪伴他的颅内迟钝又浑浊的痛觉。

同居人不在的一周时间里,静雄罕见地失眠了。睡眠不足是一剂精神强酸,就连此时此刻的当下,也在自内而外地腐蚀着他貌似金刚不坏的躯体。


昨晚也只勉强睡了...

【DRRR!!】[4213]情侣交往守则?绝对有哪里不对吧!——池袋篇

#给安珂桑

#这个所谓的守则完全来自网络


呐,知道「情侣交往守则」吗?就是经常会在网页啊app的推送里出现的那个。你也有读过吧?


诶——没有?真的假的!?


嘛~算啦算啦,反正单身狗也是不需要这种东——啊痛痛痛痛痛……


好过分!枉我第一时间就想到要讲给你听的!


唉……好吧,难得有兴致,就不和你计较这种小事啦w


就是说,昨天电视里播了一个有关这个的超火大的节目,让人觉得这群家伙根本没有认真在做嘛!


我录下来了哦,从差不多刚开始的部分。


你自己看吧——


……


その一 别把爱情的存在当成理所当然


【我们很多...

【DRRR!!】[4213]I Wish U a Horrible Death「Epilogue」

#临也生贺


*前篇→「


BGM - 追憶の向こう


数年后。


“——然后然后,那年生日,小静还送了我礼物来着……”


临也的声音透过店面的拉门隐约地传出来。

静雄靠在道沿的路标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


这家伙之前说和新罗门田他们一起出来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这不是挺高兴的吗。


店里传来一阵欢笑。

静雄在其中辨出了临也的声音,于是他叼着烟卷的嘴唇也不自觉地弯起了一个笑容。


“我也真是的……”


仅仅是听到这家伙的笑声心情都会变好啊……


如果路标会说话的话——不,即使路标会说话,现在立在...

【DRRR!!】[4213]I Wish U a Horrible Death「結」

#临也生贺





*前篇→「



BGM - psychedelic parade~デュラララ!!のテーマ


与九十九屋真一的聊天记录整理


你说有什么东西感觉不一样了?

吼吼……折原临也竟然会关照朋友的事情?不如说他竟然也会交到热衷于插手他私事的朋友?


还有平和岛静雄居然没有在感知到折原临也的第一时间暴走?


说实话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他既可以说是有所变化,但同时这种变化对他而言也是进化的必然阶段

单方面爱着他人就会感到无比满足的他,也时不时会遇上单方面爱着他就会感到幸福的人,而当这种有违常识的爱以蛮横却又合乎常理的方式表达出来...

【DRRR!!】[4213]I Wish U a Horrible Death「転」

#临也生贺




*前篇→「



BGM - 追いすがる過去を見つめて


数月前。


“那是发生在某个春夏之交的故事——”


某年黄金周。来神高中。天台。


“真是令人不爽啊——为什么我连生日都要看到小静这张蠢脸呢。”身着短学兰的少年迅捷地小跑几步,猫似的跳上了固定铁丝网的水泥台边沿,随即飞快地转身,抬手用匕首瞄准了不远处的另一名少年,嘴角勾起一个恶质的笑。


“嘎啦嘎啦——”

伴随着金发少年的脚步声的,是自贩机金属外壳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噪音。


“区区一只跳蚤过什么生日——”


“话说,生日也好什么也好,浪费我宝...

©隣の又君 | Powered by LOFTER

嘘——

是神出鬼没的狐狸先生。